貓的虛擬實境

On 2016-03-22,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今年號稱是「VR元年」,我突然想起多年前我朋友跟我說的故事:我一位住在紐約的朋友,家中養了一隻非常活潑好動的貓咪,而在紐約住過的人都知道,在紐約的老舊公寓中,蟑螂是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他們在家中放了許多黏蟑螂的蟑螂屋,平時貓咪也很努力地與蟑螂搏鬥。

一天,他們回家後,貓咪並沒有像平常跑出來迎接,但是房間中傳出奇怪的聲響:「喵…砰!喵…碰!」他們走進房間後,發現貓咪臉上黏著蟑螂屋,因為完全看不見,所以牠到處碰壁,碰壁時發出「碰」的一聲,緊接著是牠驚恐的哀嚎。

這可能是貓咪因為好奇探索時,不小心將蟑螂屋黏到自己的臉上。朋友詳細解釋如何將黏液與死蟑螂從毛茸茸貓臉上剔除的過程,完全打消了我的食慾,但是看到了最近VR會議與觀落音的對比照片,這故事又奇妙地浮現我腦海,我們人類急切地將各種不同裝置放在眼前,希望透過這些物件,讓我們看到不同的世界,那麼當年那隻貓,透過牠眼前的蟑螂屋,又看到了怎麼樣的世界?

1

3

7

 

數位工具的力量

On 2016-02-19,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2016二月六日台灣高雄美濃6.4大地震,單單維冠大樓內就造成114人死亡,而國立成功大學測量及空間資訊學系數碼城市實驗室利用現場影片,製作出現場3D建模,還原現場情況。

維冠大樓倒塌 by riddle0104 on Sketchfab

 
https://sketchfab.com/models/e1afea999b534dd6bcc1fde663f3e7ed

我覺得這是個很棒的事情,但再繼續想,如果已經有原來大樓結構與倒塌後的樣貌,也知道失蹤住戶原來居住位置,是否可以推算出倒塌後,這些可能生還者的所在位置呢?我自己對於建築與結構力學模擬是門外漢,但看中視影片中所做的粗淺模擬,如果用更專業的人士與軟體,可否算出更精確的倒塌狀況?而就算這次預測不準確,但在事後從罹難者位置與此預測比較,一定可以將此預測方法變得更好,這樣除了酷炫的3D模型之外,有可能搶救到寶貴的生命?

 

看到網路上有張據說是Magic Leap的宣傳圖片:「Your new way to play」。

1

這讓我想到1983年,由Douglas Trumbull執導,Christopher Walken與Natalie Wood分飾男女主角的電影「Brainstorm」。片中訴說某研究機構發明了一種裝置,可以將人所有感官的體驗錄製起來,播放給其他人感受。當這技術逐漸成熟,各行各業都開始有了自己的用法,例如,娛樂行業錄製了雲霄飛車的體驗,色情行業將AV男優的數十次性高潮剪輯起來,變成終極的A片,而男女主角在片中飾演一對漸行漸遠的夫婦,但男主角將自己對太太的情感錄製起來,要求女主角去感受,而重燃了兩人的情感。軍方則是開始用此裝置進行訓練與洗腦的實驗。片中一位研究者在錄製時心臟病突發去世,而將整個死亡經驗錄製下來,這個錄製成為機構中的「禁帶」,因為如果體驗這錄製,非常可能也會死亡,但如果活下來,就可以回答人間的終極問題:

「死亡的經驗到底是什麼?」

我非常喜歡這以寫實方式拍攝的科幻片,而其中所描述的情境,也跟最近VR,AR等裝置發展的事件極為相像,像是遊戲產業、色情產業與軍方對於VR的科技運用,幾乎與片中完全相同(洗腦這部分就不得而知了…)。

 

這片子拍攝時還有個插曲,女主角Natalie Wood在大部分的拍攝工作結束時,因為與男主角Christopher Walken發生戀情,而在遊艇上猜測被丈夫推下海中淹死。這情節與片中剛好相反(片中Christopher Walken因為Natalie Wood的呼喚,而從瀕死經驗中醒來),當這慘案發生時,當時的製片公司MGM剛好是處於破產邊緣,這部片子其實是可以用已經拍好的腳本剪輯殺青,但MGM將所有腳本鎖起,對外宣稱無法拍完,並向保險公司求償鉅額的意外險保費,以渡過財務危機。

導演Douglas Trumbull走投無路,最後偷偷跑去倫敦與保險公司密談,說服保險公司投資數百萬美金,利誘MGM願意將這部片子殺青,我們今天才會有機會看到這影片。

回想起這影片的情節,我對於新科技,都是抱著極度的興奮,但也懷著極度的恐懼,越強大的工具,也非常可能造成越嚴重的傷害。但是在這當下,眾人都只想著VR美好的未來,像是VR可能帶來的視力傷害,認知偏差,空間感失調等討論卻付之闕如。所有的研發公司對於自己研發新科技所帶來的風險,是否也要撥些經費去研究呢?

2

新科技所帶來的,也可能是:「Your new way to be brainwashed」。

 

FLASH墓誌銘

On 2015-11-28,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Amazon 宣布,自 2015 年 9 月 1 日起該公司旗下的 Amazon.com 和 Amazon 廣告平台停止支援 Flash 廣告,這大概是Flash死亡證書吧?這個陪伴我與眾多設計師多年的多媒體軟體,也終將走入歷史的塵埃。

1

這個當年被Adobe以低廉價格買下的動畫軟體Future Splash,在歷經數次版本整型美容之後,在當年曾經為網頁設計師的最愛,我也在其上花了無數時間,但是當贾伯斯砲轟Flash為當機的淵藪之後,各家瀏覽器爭相抵制,所謂「萬夫所指,無疾而終」,突然Flash變成安全漏洞與電腦不穩定的源頭,也就是網際網路的公敵,但這樣的指控,其實與現實相差甚遠。

2

FutureSplash Animator, 1996

Continue reading »

 

數位時代的「員外」

On 2015-10-11,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鄰近大樓有位地主,在自家商場外牆裝了大型的LED電子看板。但不知是否因為自身的嗜好還是看板廣告乏人問津,每天總有些時間,會看到電子看板輪播他自己所寫的對聯,三個LED看板,分別成為上下聯與橫批,有些是對於時事發表感想,有些是對於政治做些評論,夾雜在信義區的街景中,總是給我一種奇特的盎然古意。

最近看到古時候「員外」的定義:「本謂正員以外的官員,後世因此類官職可以捐買,故富豪皆稱員外。」我突然想到,這位財主,也可以稱為數位時代的「員外」了吧!

1[1]

 

最近看了邁克爾·史蒂文斯Vsauce頻道的影片:「給未來的訊息」(Messages For The Future),在影片17:08處 介紹了巴別圖書館的網站。

 

「巴別圖書館」(Library of Babel, 西班牙文:La biblioteca de Babel)是文學家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於1941出版的小說,中文的介紹於此:https://sites.google.com/site/univlibr/babel

當年波赫士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愛麗斯的首都圖書館中工作,用閒暇的時間寫作(其實館方工作大約一天只要一小時就可以處理完畢),他幻想了一個魔幻的世界,整個宇宙就是一個巨大的圖書館,由一間一間上下相連的六角型圖書室所組成,裡面放著神秘而難以理解的書籍,而人類就生活在其中;1997的恐怖科幻片Cube似乎也是從這設定而來,異次元世界中只有連續的方形空間,劇中人醒來就發現自己身處於此,沒有任何的解釋,只有無盡的探索與逃亡。

1 2

虛擬巴別圖書館

「巴別圖書館」的概念被強那森(Jonathan Basile)轉化為虛擬網站:

https://libraryofbabel.info/

進入網站後,你可以打不超過3200字的小寫英文字母、逗號、句號與空白,在這巨大的虛擬圖書館中,這些字可以被查尋到寫在某個圖書室的某一本書上。或者說,任何3200字以內的小寫英文字母、逗號、句號與空白的排列組合,都「已經」被列在這虛擬資料庫之內。強那森用他的演算法,可以列出所有英文字母在3200字之內的排列組合,並列出這特別的字串存在於虛擬資料庫中的位置。例如,將聖經創世紀的文字打入: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now the earth was formless and empty, darkness was over the surface of the deep, and the spirit of god was hovering over the waters. and god said,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re was light.

會得到這段文字在巴別圖書館中的位置:
Title: wlpkzsywhvcw.xlmefyysg Page: 121
Location: 2n4hjl9sw42ed14c4ow7fk5kj52f3c...-w3-s3-v31
 
或是你隨便亂打一些文字進去:
dcvxyu dfsyvcxyei dvcxgydai dsdv cxyd vxgcyv vcxyo 
vcxvibqdso vzoxnvc  vxidhfz xcfybvslov xcvxufvhcx
xuhvxcuv xvhcxueualsfhgh
也會得到這些文字的位置:
Title: dqcastdymfsib Page: 105
Location: 3e6tvn42hcjyqqmjazpic5e3ttz0no...-w2-s1-v09
 

我們可以這樣說,3200個文字所有可能的排列組合,早就已經被推測出來,所以任何人寫3200字以內的文字,其實都早已存在於強那森的巴別圖書館裡面了。

而如果繼續思考下去,任何3200字以內的程式碼,例如以下的程式(因為無法打入數學符號+-*/=,所以用文字代替):

for i equal 1, i equals to or smaller than three thousand, i equal to i plus 1

print i

這程式也早已存在於此:
Title: alxsiyq..mad. Page: 312
Location: 73afo32l32bke881qvohdhq4qa8yfr...-w3-s4-v27

 

如果將任何JPG圖檔轉成ASCII文字(如Base64這樣的運算),不論這圖形是否已經被創造出來,這圖片也早已存在於此圖書館中。那麼,我們是否可以說:

任何可以用排列組合產生的創造物,其實都非創造,它們在宇宙之初就早已存在

 

但是如果換一個想法來看,其實強那森的巴別圖書館並未把這些排列組合預先印出或儲存(因為這些可能性可能比構成宇宙的粒子還多),他只是當你打入搜尋文字時,即時地產生一段你搜尋文字的編碼而以。這樣的原理讓我想到薛丁格貓的實驗。我們其實並不知道世界的真相,但是當我們開始觀察與搜尋,這世界的真實才開始顯現…

如最近澳洲科學家特拉斯科特(Andrew Truscott)的改良雙縫實驗發現:

未來的事件讓光子決定過去的行為

“A future event causes the photon to decide its past.”

如果在我們尚未搜尋與觀察之前,這世界未被觀測到的部分,其實並沒有被決定,直到我們表示關心與觀看,這部分才開始「著相」,那麼,我們的關注與興趣,是否代表了更深刻的意義?人類開始對於溫飽以外的知識產生更多的興趣,探索並嘗試理解這宇宙,是否這行為讓宇宙也開始由不確定轉為確定?這美好的想像,讓我興奮不已。

3

 

數位集權

On 2015-09-19,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民主政治似乎已經成為世界的主流,但是隨著數位時代的來臨,民主制度的一些底層支柱逐漸被挑戰,我們是否會繼續民主制度,做為一個獨立思考的個人活下去,還是會變成被媒體引導,思想緊密依存、蜂巢般的群居生物?在未來的這幾年,大概就會是人類文明的決定性分歧點。

1. 在未來,少數人可以控制多數人

這聽起來蠻聳人聽聞的,但是如果思考民主制度的基礎,其實是根植在科技的短肋上:「少數人無法控制多數人」的技術事實。在一個社會中,少數菁英份子沒有有效的手段來控管大多數的人,再精良的武器與洗腦式的大眾傳播工具,也無法控制所有人的思想,總是會有些漏網之魚,時間久了,這些人就會累積成足以顛覆制度的龐大力量。但是隨著數位網路時代的來臨,計算機功能演進與程式的進步,以程式監控所有人的目標已經不再遙不可及,像是美國國家安全局利用電腦語音辨識可以監控全世界的電話談話,或是Google可以用程式搜尋所有GMail帳號的關鍵字,這些都是業已成熟的技術;而用Big Data來去分析群體思想與意見傳遞的運算方法也日漸成熟。使用遙控機器人與無人機,少數人可以極有效率地精確殺滅目標族群,這些跡象顯示,「少數人可以控制多數人」的時代即將來臨。2014美國電影「Good Kill」描述美國軍方可以透過衛星網路,從拉斯維加斯跨越半個地球,至中東地區打擊他們認定的敵意團體,如果這樣的技術被證明可行的話,這也代表了新的極權時代的來臨,所以諷刺的是:全世界的反美恐怖份子反而成為民主制度的捍衛者,因為如果他們失敗的話,那麼如同電影「魔鬼終結者」中的「天網」(Skynet)的時代就要來臨了。

goodKill
《巡弋狙擊手》Good Kill

2. 在未來,少數人不需要多數人

而另外一個民主政治的基礎,則是「少數人需要多數人的服務」另一個技術問題。少數的統治階級需要多數人的服務才能生活得舒適。但是隨著機器人研究的演進,使用機器人做服務與重複性的勞力工作逐漸成為可能。如果在未來,醫療用、工程用、製造用、服務用甚至娛樂用機器人變得成熟,那麼少數統治階級也不再需要普羅大眾的存在。在這樣的狀況下,「少數統治階級為普羅大眾謀福利」的民主命題是否還會成立,將是未可知的問題。

3. 在未來,專業知識與力量被少數人所壟斷

最後,數位工具的特性,會將知識集中在少數人手中。舉例來說,在過去,要寫出一手好書法,需要個人每天不斷地練習,方能提升個人的書法技藝。這種技藝很難轉移,但是在數位時代,當一家字體公司將美麗的字體製作出來並普及化以後,任何電腦中有這字體的使用者,都可以不需練習就可以使用這字體。但是所有的使用者都是「不知其然而用之」,字體製作的技藝,還是掌握在字體公司手上。在數位時代,少數的工具開發者掌握了知識,但也消除了真正瞭解知識的需要,而讓普羅大眾可以不需要瞭解就可以使用它。例如Photoshop這套軟體問世後,所有的美工從業人員可以不用學習暗房,就可以操弄影像。這一方面讓複雜的技術變得極度簡單,所有的技術都約化成為按鈕與滑桿的操作,但也讓所有的使用者如同上癮般持續購買V1.0, V2.0, V3.0的軟體版本。專業知識逐漸被少數人所壟斷,大多數的從業者淪為電腦操作員。這也是「數位集權」的另一個面相。
這樣的未來,可能不是像是「1984」中,老大哥的恐怖高壓極權政府,而更像是「美麗新世界」中所描述的安逸天堂。

 

反相島嶼

On 2015-07-26, in 隨筆, by admin

客觀看台灣最近的社會事件,我們的島嶼是個跟世界完全相反的地方。

如果在世界其他地方的青少年做出反社會的行為時,即使在美國,都會被激烈地即刻壓制,甚至會有生命危險,但是在台灣,這是相對安全,甚至會引起多數民眾同情的行為。

在世界上其他地方青少年去狂歡與聽演唱會,這是相對安全的事情,但在台灣,這卻是比反政府還要危險許多,甚至會有喪命的可能。

 

網路的價值與教育

On 2015-06-10,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最近有幸參與政府資訊教育藍圖的發想會議,聽了師長與委員精闢的發言,也是一個自我學習的機會。因為最近幾年來在政大數位內容學程的教學經驗,也讓我對於資訊教育的願景產生了新的看法,最近我所任教的學程陸續出現了一些同學,本身擅長的不是某個專精的領域,而是溝通與跨領域整合,因為論文專題的製作需求,這些同學尋求擅長設計、程式與電子電路同學的幫助,反而促成了學程中跨領域的合作。

這讓我想到網路的價值所在; 以3Com創辦人梅特卡夫命名的「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如是說:一個網絡的價值等於該網絡內的節點數的平方,而且該網絡的價值與聯網的用戶數的平方成正比。這說明了在網路時代,真正價值的建構,在於更多有效的連結,而非單獨節點的成長。

network兩個電話間有一種連接方式,五個電話有10種,而十二個電話則有66種。
(維基百科)

在我們傳統教育中,我們教育的重點還是在於個體的培養,即使關於「群育」的訓練,也比較著重在於服從與負責的要求,但有時在群體中的衝突,反而會引發更多的創新靈感;在臺灣,演講完如果請觀眾發問,通常得到的是一片死寂。如何在連結的狀態下,不論是平輩間的溝通,或是上級與下級之間的互動,可以用有機的方式產生更多碰撞與火花,這大概是臺灣教育中比較缺乏的訓練。

網路的價值,不在個體能力的提升,而是如何產生更多有意義的連結,資訊教育的願景,不僅是個體能夠搜尋與獲得所要的資料,也在於個體可以透過社群網路,建立起跟其他個體的有效連結。

 

心愛的玩具

On 2015-03-08,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最近蘋果iPhone設計師Jony Ive接受金融時報訪問時,對於為何iPhone為何不用更大的電池提出以下的說明:…當iPhone看起來更輕與更薄,使用者會更喜歡用它,而讓電池更快地消耗,更大的電池會將iPhone變得更大更重、更不靈巧…

這讓我想到跑車的邏輯。所有跑車設計的重點,其實不是經久耐用,而是更酷更炫,與要求所有人持續的關注。一個不會壞的跑車不是好的跑車。因為有錢的車主,享受的是如同一個會撒嬌小三的經驗:當你有了一台昂貴跑車的時候,你也一定要有一個專屬的車庫,和專屬的修車廠與技師。小三跑車三不五時會身體不適,要回娘家保養。這時機也是車主與保養廠技師互相傾訴專業知識的好時間,試想如果車子不出毛病的話,車主要找誰聊天,來顯示自己非常懂這輛車呢?所以當聽到引擎有些奇妙的雜音,送廠維修等的歷程,不但不是一種負面的經驗,反而是擁有跑車應該要享受的重點經驗。

如果用同樣邏輯來思考的話,如果iPhone都不需要主人的關心,那麼這情分也就會逐漸淡化。但是如果這些產品持續地需要主人照顧的話,主人才會時常想起自己擁有的這些產品。

http://www.engadget.com/2015/03/06/jony-ive-iphone-batt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