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學習,未學習

On 2014-11-28,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當年在讀機械系的時候,課業繁重,有時同學間不免互相借作業來「觀摩」一番,因為作業種類繁多,觀摩的方式也五花八門,例如機械系必修課工程圖學的作業,當年上繳的是用針筆與平行尺親手畫出來的原稿,經過代代累積的智慧,一種「觀摩」的方式,是將參考的工程圖貼在窗戶上,上面覆蓋自己的圖紙,然後用針將一些關鍵點戳孔,完成後,只要參考原來的工程圖與有孔的圖紙,就可以很快地將圖拷貝過來。大家一定會問:為何不直接覆蓋上去照著畫就好?這是因為如果完全照著畫,所有的線條的端點與尺寸文字的位置都會完全一樣,這樣很容易被老師抓包。而有了這些參考點,其實畫起來很快,又可以得到一張與原圖有些差異的工程圖,所以這方法逐漸在機械系中勝出。

1

後來我也曾在某設計學院教工程圖學,但是現在的工程圖都用AutoCAD來繪製,我還記得,全班同學約有八十幾個人,在期末我要每位同學用AutoCAD畫一個簡單的工程圖,存在光碟片交上來。收到作業後,我將這些作業都考入硬碟中,然後全部選起打開,這樣就可以很快地看完並打分數。第一個作業顯示在螢幕之後,接下來螢幕就不停地閃爍,但一直停留在同樣的畫面。剛開始我以為是否電腦出了問題,但過了幾分鐘,我發現電腦有很努力地開啟檔案,但是因為每個作業都長得一模一樣,而造成了不斷閃爍的現象。原來同學都拷貝某位同學的檔案,再改一下檔名就交上來,連視角都懶得改(或是不知道怎麼改)。

這件事讓我對於數位時代的抄襲有了深刻地體認,在過去,抄襲的過程多多少少會讓抄襲者學到一些相關知識,像是抄筆記,抄襲者多少也將抄襲的內容看了一遍。但是在數位時代,抄襲者除了 Copy & Paste等的電腦操作外,可以完全沒有記得任何東西。就像是程式的Hacking,將程式碼剪下貼入,雖然程式可以跑,但是剪貼者可以完全不知道這段程式的原理何在。

隨著軟體越來越進步,我們也越來越難以用傳統的方式來檢驗學習的真假;或是說,在數位時代進步最多最快的,是人們粉飾太平、做表面功夫與敷衍了事的能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