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集權

On 2015-09-19,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民主政治似乎已經成為世界的主流,但是隨著數位時代的來臨,民主制度的一些底層支柱逐漸被挑戰,我們是否會繼續民主制度,做為一個獨立思考的個人活下去,還是會變成被媒體引導,思想緊密依存、蜂巢般的群居生物?在未來的這幾年,大概就會是人類文明的決定性分歧點。

1. 在未來,少數人可以控制多數人

這聽起來蠻聳人聽聞的,但是如果思考民主制度的基礎,其實是根植在科技的短肋上:「少數人無法控制多數人」的技術事實。在一個社會中,少數菁英份子沒有有效的手段來控管大多數的人,再精良的武器與洗腦式的大眾傳播工具,也無法控制所有人的思想,總是會有些漏網之魚,時間久了,這些人就會累積成足以顛覆制度的龐大力量。但是隨著數位網路時代的來臨,計算機功能演進與程式的進步,以程式監控所有人的目標已經不再遙不可及,像是美國國家安全局利用電腦語音辨識可以監控全世界的電話談話,或是Google可以用程式搜尋所有GMail帳號的關鍵字,這些都是業已成熟的技術;而用Big Data來去分析群體思想與意見傳遞的運算方法也日漸成熟。使用遙控機器人與無人機,少數人可以極有效率地精確殺滅目標族群,這些跡象顯示,「少數人可以控制多數人」的時代即將來臨。2014美國電影「Good Kill」描述美國軍方可以透過衛星網路,從拉斯維加斯跨越半個地球,至中東地區打擊他們認定的敵意團體,如果這樣的技術被證明可行的話,這也代表了新的極權時代的來臨,所以諷刺的是:全世界的反美恐怖份子反而成為民主制度的捍衛者,因為如果他們失敗的話,那麼如同電影「魔鬼終結者」中的「天網」(Skynet)的時代就要來臨了。

goodKill
《巡弋狙擊手》Good Kill

2. 在未來,少數人不需要多數人

而另外一個民主政治的基礎,則是「少數人需要多數人的服務」另一個技術問題。少數的統治階級需要多數人的服務才能生活得舒適。但是隨著機器人研究的演進,使用機器人做服務與重複性的勞力工作逐漸成為可能。如果在未來,醫療用、工程用、製造用、服務用甚至娛樂用機器人變得成熟,那麼少數統治階級也不再需要普羅大眾的存在。在這樣的狀況下,「少數統治階級為普羅大眾謀福利」的民主命題是否還會成立,將是未可知的問題。

3. 在未來,專業知識與力量被少數人所壟斷

最後,數位工具的特性,會將知識集中在少數人手中。舉例來說,在過去,要寫出一手好書法,需要個人每天不斷地練習,方能提升個人的書法技藝。這種技藝很難轉移,但是在數位時代,當一家字體公司將美麗的字體製作出來並普及化以後,任何電腦中有這字體的使用者,都可以不需練習就可以使用這字體。但是所有的使用者都是「不知其然而用之」,字體製作的技藝,還是掌握在字體公司手上。在數位時代,少數的工具開發者掌握了知識,但也消除了真正瞭解知識的需要,而讓普羅大眾可以不需要瞭解就可以使用它。例如Photoshop這套軟體問世後,所有的美工從業人員可以不用學習暗房,就可以操弄影像。這一方面讓複雜的技術變得極度簡單,所有的技術都約化成為按鈕與滑桿的操作,但也讓所有的使用者如同上癮般持續購買V1.0, V2.0, V3.0的軟體版本。專業知識逐漸被少數人所壟斷,大多數的從業者淪為電腦操作員。這也是「數位集權」的另一個面相。
這樣的未來,可能不是像是「1984」中,老大哥的恐怖高壓極權政府,而更像是「美麗新世界」中所描述的安逸天堂。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