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邁克爾·史蒂文斯Vsauce頻道的影片:「給未來的訊息」(Messages For The Future),在影片17:08處 介紹了巴別圖書館的網站。

 

「巴別圖書館」(Library of Babel, 西班牙文:La biblioteca de Babel)是文學家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於1941出版的小說,中文的介紹於此:https://sites.google.com/site/univlibr/babel

當年波赫士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愛麗斯的首都圖書館中工作,用閒暇的時間寫作(其實館方工作大約一天只要一小時就可以處理完畢),他幻想了一個魔幻的世界,整個宇宙就是一個巨大的圖書館,由一間一間上下相連的六角型圖書室所組成,裡面放著神秘而難以理解的書籍,而人類就生活在其中;1997的恐怖科幻片Cube似乎也是從這設定而來,異次元世界中只有連續的方形空間,劇中人醒來就發現自己身處於此,沒有任何的解釋,只有無盡的探索與逃亡。

1 2

虛擬巴別圖書館

「巴別圖書館」的概念被強那森(Jonathan Basile)轉化為虛擬網站:

https://libraryofbabel.info/

進入網站後,你可以打不超過3200字的小寫英文字母、逗號、句號與空白,在這巨大的虛擬圖書館中,這些字可以被查尋到寫在某個圖書室的某一本書上。或者說,任何3200字以內的小寫英文字母、逗號、句號與空白的排列組合,都「已經」被列在這虛擬資料庫之內。強那森用他的演算法,可以列出所有英文字母在3200字之內的排列組合,並列出這特別的字串存在於虛擬資料庫中的位置。例如,將聖經創世紀的文字打入:

in the beginning god created the heavens and the earth. now the earth was formless and empty, darkness was over the surface of the deep, and the spirit of god was hovering over the waters. and god said, let there be light, and there was light.

會得到這段文字在巴別圖書館中的位置:
Title: wlpkzsywhvcw.xlmefyysg Page: 121
Location: 2n4hjl9sw42ed14c4ow7fk5kj52f3c...-w3-s3-v31
 
或是你隨便亂打一些文字進去:
dcvxyu dfsyvcxyei dvcxgydai dsdv cxyd vxgcyv vcxyo 
vcxvibqdso vzoxnvc  vxidhfz xcfybvslov xcvxufvhcx
xuhvxcuv xvhcxueualsfhgh
也會得到這些文字的位置:
Title: dqcastdymfsib Page: 105
Location: 3e6tvn42hcjyqqmjazpic5e3ttz0no...-w2-s1-v09
 

我們可以這樣說,3200個文字所有可能的排列組合,早就已經被推測出來,所以任何人寫3200字以內的文字,其實都早已存在於強那森的巴別圖書館裡面了。

而如果繼續思考下去,任何3200字以內的程式碼,例如以下的程式(因為無法打入數學符號+-*/=,所以用文字代替):

for i equal 1, i equals to or smaller than three thousand, i equal to i plus 1

print i

這程式也早已存在於此:
Title: alxsiyq..mad. Page: 312
Location: 73afo32l32bke881qvohdhq4qa8yfr...-w3-s4-v27

 

如果將任何JPG圖檔轉成ASCII文字(如Base64這樣的運算),不論這圖形是否已經被創造出來,這圖片也早已存在於此圖書館中。那麼,我們是否可以說:

任何可以用排列組合產生的創造物,其實都非創造,它們在宇宙之初就早已存在

 

但是如果換一個想法來看,其實強那森的巴別圖書館並未把這些排列組合預先印出或儲存(因為這些可能性可能比構成宇宙的粒子還多),他只是當你打入搜尋文字時,即時地產生一段你搜尋文字的編碼而以。這樣的原理讓我想到薛丁格貓的實驗。我們其實並不知道世界的真相,但是當我們開始觀察與搜尋,這世界的真實才開始顯現…

如最近澳洲科學家特拉斯科特(Andrew Truscott)的改良雙縫實驗發現:

未來的事件讓光子決定過去的行為

“A future event causes the photon to decide its past.”

如果在我們尚未搜尋與觀察之前,這世界未被觀測到的部分,其實並沒有被決定,直到我們表示關心與觀看,這部分才開始「著相」,那麼,我們的關注與興趣,是否代表了更深刻的意義?人類開始對於溫飽以外的知識產生更多的興趣,探索並嘗試理解這宇宙,是否這行為讓宇宙也開始由不確定轉為確定?這美好的想像,讓我興奮不已。

3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