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霍夫曼的作品「黃色小鴨」(Rubber Duck)在華人區屢屢掀起轟動,但是我的心情總是好不起來,或者應該說,越來越壞。

這是歸源於我童年時代,除非家中特別富裕,或是有跑船的親戚,才有可能從國外帶回類似「黃色小鴨」這樣的玩具,一般小康家庭的小孩,應該都沒有被黃色小鴨在澡缸陪伴的童年回憶。我還記得,在民國六十幾年時,女孩子玩的娃娃都叫「洋娃娃」,這是因為本土的玩具工廠生產的,都是要出國賣給西方世界的玩具,本土小孩能夠拿到的,大概都是一些從生產線上淘汰的次殘品。如果跟隨黃色小鴨為何會如此風靡全球的原因,其中一個事件,是一艘載滿兩萬九千隻黃色小鴨的大陸貨櫃船在1992年於北太平洋發生船難,其上的黃色小鴨隨著洋流飄到世界各地,而給海洋學家一個研究地球洋流的最佳數據。這個浪漫的故事隱藏著一個殖民主義的事實:玩具從過去到現在,都是臺灣與之後中國大陸出口西方世界的大宗貨品,而且是本國人無法負擔的商品。

我還清楚地記得,一直到1990時,台北世貿大樓的二樓以上,都是外銷廠商的展示室與辦公室,當時外貿協會與出口商,還在二樓的樓梯入口,放了一個巨大的告示:「本國人請勿入內,恕僅招待國外貴賓」 在當年臺灣製造的直排輪鞋佔世界之冠,那時世貿大樓的展示室擺滿了琳瑯滿目的各式直排輪,但是台灣的小孩卻從來沒有溜過直排輪。對於熱衷賺錢的出口商,本土市場只是個零頭,自己的國人會在自己的土地上放著「恕不接待本國人」這樣的歧視性文字。雖然隨著本土消費能力的成長,這些人收斂許多,但是這種隨著消費能力而得來的「尊重」與「關懷」,卻永遠無法讓我開心起來。

所以,當我看到代表西方玩具的「黃色小鴨」,我就會想到這段歷史,而引進黃色小鴨的本土商人,也總是讓我回想到過去這些進出口商人的氣味。這不是對霍夫曼作品的厭惡,如果黃色小鴨在其他地方展出,都會給我正向與光明的感覺,但是當黃色小鴨在臺灣或大陸展出時,我只想到喬治·桑塔亞那的名言:

Those who do 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

1239672_459284717503109_655400225_n

ps. 最近看到這個影片,想起日本俳句大師松尾芭蕉曾經吟詠過如下的千古名句:『行く末は誰が肌ふれむ紅の花』(這將會塗抹在誰的肌膚上呢?我也好想用一次看看啊!紅花,這是描述在日本山形縣的女工,一生摘採紅花製成胭脂,但是窮苦的女工,一輩子都負擔不起妝扮胭脂的費用。)

 

知識的盡頭

On 2014-06-10,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1
圖片出處

英文中「Bookends」是指「書擋」(如上圖),但直接翻譯的意思是「書的盡頭」。我覺得其中有種舊世界的浪漫氣息在裡面。書本是舊世界知識的凝聚,而「書的盡頭」,也代表著「知識的盡頭」。當我們將書放在書架上,習慣性地會將相同屬性的書放在一起,圖書館中的書本放置,更是依循圖書館學的知識索引方式來整理,所以當我們瀏覽圖書館的藏書時,即使我們已經知道要找哪一本書,但在找書的過程中,我們也免不了會經過些屬性相關的其他書籍,而就是這樣簡單的「經過」,就增加了許多將我們搜尋擴展的機會。我還記得,在大學時尋找某個設計師,而在圖書館的書架上找到許多其他相關的設計,在圖書館中,「相關」是有意義的,是有趣而愉悅的發現。

但是到了數位時代,當我們打入關鍵字,搜尋引擎找到的是資訊的直達車與上錯車,當我打入「新媒體藝術家」時,出來的首先是一些有新媒體系所的學校,因為學生總是會將搜尋排名衝高,然後是一些新媒體藝術的展覽,因為展覽的活動行銷也總是讓搜尋的排名提前,如果從結果細數,真正與搜尋相關的,大概不到五分之一,其他的五分之四都是「上錯車」,而在這些真正相關的五分之一裡面,當你點擊進入時,它是一個資訊的「直達車」,直接連接到你所要的資訊,但重要的是,它缺少了像是圖書館所提供的「相關知識」,你看不到如同圖書館中優雅的書籍排列,每本都在吸引你,因為它們都與你想找的資料有著或多或少的相關性,引誘著擴大你的搜尋。

然而在網頁的世界裡,上下左右充斥著各種廣告商提供的廣告,絕大部分與你的搜尋無關,但是誘惑著你離開原來的搜尋,所以在網路世界中,人們很容易分心,各種美女圖、電玩和電影的廣告都藏在角落,拉扯你眼球的駐足時間,你要知道,這些廣告商與搜尋引擎,可是花了億萬元來研究怎麼讓你的眼球從它既有的軌跡掉落到他們設下的陷阱裡啊!所以如果你不幸中招,不要沮喪,這是以有心算無心的結果,你不可能逃出他們佈下的圈套。

所以,如果你只是要應付老師的作業,那麼上網搜尋剪貼一下,這完全沒有問題,但是如果你想作真正的學問,最好避開網路的世界,否則不到五分鐘,你會發覺不知何時,你已經離開原來研究的軌跡,而在FB或是Youtube中閒逛…

 

自我在哪裡?

On 2014-05-28,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我在Sega任職時有一位同事B,某次回台灣度假之後,她有一個神祕的小動作:工作了一陣子之後,她會打開抽屜,對裡面凝視一陣子,這時她的臉上露出如蒙娜麗莎般神祕的微笑,然後關起抽屜,繼續她的工作。

這個奇異的舉動維持了許久,一天,我終於忍不住問她,抽屜中到底放了什麼。原來,抽屜裡放著她回台灣拍的青春美少女沙龍照。照片中她穿著各式服裝,有些清純、有些性感,一系列她在真實生活中不曾有過的造型與角色扮演。我想,當她看著這些沙龍照,在忙碌的工作中,彷彿跳脫了例行公式,幻想自己成為另一種人的可能性,當抽屜關起,她又從這短暫的白日夢,回到現實工作中。

沙龍照就像是一種角色扮演,填補現實生活中的缺憾,提供一個做夢與寄託的場域,滿足現實人生的不完美。當工作疲累的時候看一看沙龍照,彷彿自己還有另一個人生。

 
image遊戲中的世界也提供了類似的服務:一位非常肥胖的宅男, 每天窩在家裡,吃飽了睡,睡飽了吃,從未想要改善自己的體態。但自從他迷上線上遊戲之後,他的生活完全被改造。他在遊戲中創造了一個虛擬角色,因而去鍛鍊這個角色的功力。其中一個方式是讓角色拿著斧頭,在虛擬的森林中以砍木頭的方式增加角色的力量屬性,玩家在現實世界中用滑鼠耐心地點擊虛擬的樹木,點一下大概可以增加一點的屬性質。他可以從晚上九點到半夜兩點,窩在電腦前面,每天耐心地點一萬次滑鼠,看著角色逐漸成長,他對遊戲中角色的維護,和他在現實生活中是個極端的對比。

我越來越常看到年輕人,在現實生活中忙著上網、粗魯地忽略他人,只是為了在臉書與即時通訊中,殷勤地與人互動,我不禁想著,他們在虛擬世界的自我,比真實世界更來得重要。

生物本能中所謂的「自我保存」(Self-Preservation),意思是指生物對於自我的界定,並對此自我進行保護與自衛的本能。從肉體上的保健,到精神上保護自我的獨立意識,與維護自己在社群中的關係與地位,都是自我保存的範疇。但網路時代,「自我」到底在哪裡?沉醉在網路的人們開始有了不同的認定,現實肉體不再是自我保存的唯一選擇,更多的人選擇網路上的虛擬人格當成他們的自我所在。
有時看著在網路遊戲中光鮮亮麗的角色,他在現實生活中的操作者,忙著打工存錢買虛擬寶物,並且熬夜憔悴地玩遊戲,感覺上,現實中的操作者宛如這些角色的僕人,為虛擬角色盡心盡力地賣命。

 

邯鄲學步

On 2014-04-03, in 隨筆, by admin

對於新媒體藝術家的我來說,「邯鄲學步」是一個極度恐怖故事。

2
來自網路的邯鄲學步圖片

一群藝術家到外地,學著外地人走路,非但沒學會,連自己的走路方式也忘記了,最後只好爬著回家…發明這個成語的人,一定與Andy Warhol一樣,有張尖利到不行的嘴,能批評到心的最深處。

這句話放在我的案頭,時刻警惕,並經常確定,自己是否還記得原來走路的方式。

 

被佔有的名字

On 2014-04-01,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最近要找關於無限(Infinite)相關的事物,於是在Google中打入關鍵字,卻發現一個韓國的花美男歌唱團體取了相同的名稱,已經把「Infinite」這個字在搜尋引擎中據為己有,任何包含這關鍵字的搜尋,都會跳出大量的花美男。


韓國的男子音樂團體 INFINITE(韓語:인피니트)wiki link

Continue reading »

 

閱讀的傳承

On 2014-03-11,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在捷運上看到一位老人,拿著放大鏡在閱讀他智慧型手機上的文字。在臉書上與朋友分享之後,我的阿根廷友人也回應我說,他的祖父也會做同樣的事情,並拍了一張照片與我分享。

回想以前看到老人拿著放大鏡慢慢地讀報的情景,想著這世界還是存在著沒有因為時間與科技改變的事物。當感嘆新科技並沒有解決人們基本問題之餘,也有感到點心安的竊喜:不論文字被承載於紙面或是電子螢幕,老人逐字緩緩閱讀的光景,讓我覺得這世界畢竟沒有改變太多,而我所相信這世界文明代代相傳的美好事物,終究從歲月的指縫中保存下來。

1[3]

 

別讓搜尋引擎騙了你

On 2014-03-05,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最近因為更新網站,而對搜尋引擎優化做了些小小的研究,發現搜尋結果的排序,其實與使用者真正想要搜尋的資料有很大的落差。真正想要搜尋的內容被掩蓋,而一些不相干的東西名列前茅,我逐漸開始懷疑,真正想要搜尋有用與有意義資料的人,是否要回到圖書館去找?

這聽起來有些危言聳聽,但是對於比較知識性與學術性的資訊,讀者如果是某個領域的專家,試著將該領域的名稱打入google,你會發現,排名絕對與該領域的重要性無關;如果讀過「搜尋引擎最佳化」相關資訊,一定會看到這樣義正辭嚴的規則:

「你的網站如果被越多『權威性』網站所連結,搜尋引擎就會給你網站越高分」

這句話看似合情合理,但是什麼是「權威性網站」?其實說穿了,就是流量大的網站。而流量大的網站就是新聞網站、104人力銀行、Youtube、Facebook等等,流量越大越「權威」。相較於小眾的專業權威網站,其流量相較於這些巨無霸型的入口網站,都可以忽略不計。如果我們搜尋的是熱門的、一般大眾有興趣的事物,那麼這些經過眾人興趣累積的排名,的確可以反應某種程度的正確性;但是如果搜尋的是稍微小眾的知識領域,那麼一些從大流量網站來的搜尋人潮,很容易將這領域原本的排名整個否定。

就用專業領域「新媒體藝術」來說好了,如果用這關鍵字在google搜尋,第一名的是相關系所的學校,這是因為學生的流量遠大於專業人士。接下來的是一些展覽的臉書粉絲頁,這是因為相對於專業而稀少的新媒體藝術愛好者,臉書的朋友網路人數就多出許多;有在104人力銀行刊登徵人啟事的相關單位也容易被看見,這是因為找工作者的流量也遠大於新媒體藝術愛好者;另外大陸的相關網站與藝術家也名列前茅,這不禁讓人懷疑,臺灣的人流量是否也與大陸的數據共享?我們的網站是否很容易在搜尋引擎上被大陸「蓋台」?至於台灣的新媒體藝術家與團體,除了因為以上原因而被提及露出,其他都找不太到,這變成要知道這領域的人,才能用精確的關鍵字來找到想要的資料;但是如果已經對這領域所知甚詳,那還需要去搜尋嗎?

在十年前,就有人預言,網路時代,眾人的注意力將會成為新的貨幣,看到今天google將搜尋排序當成股票方式競標炒作,每個關鍵字都像是一支股票,隨著眾人的注意而漲跌,資訊的內容不再是重點,而是眾人對它的關注程度。

 

如同故事書的老公寓

On 2014-02-26, in 科技蜃樓, by admin

我喜歡觀望老舊的公寓,光憑外面曬的衣服形式與數量,窗外養著的花草,窗上貼的窗花,就可以大約猜想出裡面住的人,是男是女?他們的喜好、興趣、生活習慣。如同讀一本書,短短地一眼,就可以讓我神遊於他們的生活之中。然而,充滿著人味兒的元素,卻在「不體面」的感官下,逐漸失去。

一個「體面而現代」的公寓,便是把這些東西隱藏起來,換上一個制式統一的面孔。我不再從這些現代建築中感受到住的人的氣質,讀出的是一個被消毒隔離的味道。住在裡面的人,彷彿帶著建商販售給他們的面具,不允許將他們的氣質外露。

1

每扇窗都是一個推理小說。凝視著上面的窗戶,從植物乾涸的程度可以猜測出窗戶主人的作息與性格,和多久使用拖把的關連,並聯想到房間內積了灰塵的擺設。窗上貼的白紙,是說窗戶主人不喜早起,或是他(她)希望多一點的隱私,與從未遠眺的個性?窗前隨風搖動的風鈴可能代表屋主對外界仍然在意,但是玻璃上遮檔視線的白紙,讓我感覺到屋主可能有著耐人尋味的心理衝突。我喜歡推理與猜想人們住的環境,更甚於與他們直接對話。

2

 

擋在路上的設計

On 2014-02-20, in 隨筆, by admin

1

我喜歡老舊的事物,像這台古早的刨冰機,那時候的機械工程師,似乎都有著不錯的藝術素養,不禁讓我納悶,在我們「進步」的過程中,到底哪裡出了差錯,讓我們的工業製造中要投入如此多設計的關照,否則一不小心就會生產出奇醜無比,甚至無法使用的事物?

蘋果的設計副總裁 Janathan Ive 常講一句話:”Get design out of the way.”我記得在大學時的工廠實習課,工具機上許多零件都是工廠師傅自己做的,所以當工作的時候,如果用得不順手,師傅就會立刻拆下來修理一番,然後裝回去繼續做事。在設計活動中,這大概就是隨時將擋路的設計移除吧!過去的工業中,製造者與使用者常常是同個人,所以可以持續地修改,直到製品趁手為止。而現在我常常拿到些3C產品或軟體,用了後會有一種感嘆:「這產品的設計師,到底自己有沒有用過自己設計的東西啊?」要求設計師一直試用自己的產品,並且在各式各樣的狀況下使用,好像已經成為一種奢侈的要求,反正下一代就出來了嘛,何必執著在這些暫時的產品呢?

現在3D印表機越來越普及,這工具會讓設計師更快設計出更多擋在路上的設計,還是會讓他們有機會持續地修改設計,直到趁手為止呢?我蠻好奇最後的結果。

 

「相遇時刻」製作過程紀錄片終於完成了!費時三年,最後濃縮成五十分鐘的影片…謝謝近藤悟,漢順,大哥,Vincent,棒棒,筱玥等協助拍攝的好伙伴,也感謝所有參與製作的朋友!

 

相遇時刻介紹網站:http://meet.storynest.com/main.php